当前位置:首页 -> 趣味知识 -> 历史冷知识

春秋历史:经济制裁有多可怕!

  •  
      齐桓公忍够了楚国老大楚成王,够够的了。
      在齐桓公眼里,楚成王就是个混不吝的主儿:弑兄夺位,镇压夷越,还隔三差五就进入齐国边境骚扰滋事,牛掰得好像天老大他老二,连周天子都得排老三。
      齐桓公很生气,手下将领也是心头蹭蹭蹿火:
      “大王,给我20万军队,让我去教训教训熊恽(楚成王)那货。”
      “最好灭了他,这家伙忒张狂!”
      就在诸将吵嚷之际,齐桓公看向了国相管仲。
      “仲父,别憋着了,吱个声啊。”齐桓公道。
       “好办。”管仲慢条斯理说,“高价买鹿。”
      齐桓公一听,禁不住哈哈大笑道:“咋又是老路子?你想一招鲜吃遍天啊?”

  •  
      短短数月,在管仲的监工下,齐国调集大量民夫,建起了一座颇具气派的百里鹿苑。
      而在营建鹿苑之初,管仲先让左司马伯公,带领民夫前往庄山铸币。
      【注:庄山,常出现于古籍之中,如“汤以庄山之金铸币”。应该是座金矿,古代列国的制钞基地。但具体位置在哪儿,至今仍为空白。】
      有了钱,又请齐桓公通过民间买卖,将国内十分之六的粮食全储存起来。
      等到鹿苑建成,再派中大夫王邑车载马拉,带着二千万钱去楚国收购生鹿。
      每头价格,暂定为八万钱。
      很快,这事儿便一阵风般传进王宫,传到了楚成王的耳朵里。
      楚王闻之,告其相曰:
      “彼金钱,人之所重也…禽兽者群害也,明王之所弃逐也。今齐以其重宝贵买吾群害,则是楚之福也,天且以齐私楚也。”(语出《管子·轻重戊》)
      谁说钱是王八蛋?我喜欢;麋鹿禽兽才是害物,玩物丧志。如今齐国花大价钱来买鹿,纯纯的不务正业脑袋进水,送福利来了。马上通知全国人民,抓鹿,换钱儿!
      楚成王命令既下,全国人民纷纷放弃农业生产,一个个不是在猎鹿,就是意气风发地走在去猎鹿的路上。
      突然一日,管仲对桓公说:“是时候了,收口。”
      “收!”
      齐桓公当即下令封闭关卡,与楚国断绝交往,不再通使。
      断就断,谁怕谁啊。
      着实大赚一笔税收的楚成王自鸣得意,遂命国人再干回老本行:种地。
      可是,为了猎鹿,地早荒了,苗也死光了,庄稼不是三五个月就能种出来的。
      而恐慌四起,一夜之间,楚国粮食告急,粮价飙升,每石高达四百钱!
      趁此机会,齐国派人将事先低价储备的粮食,全运到楚国南部去卖。
      为了活命,南部人民约有十分之四出了国,乌泱乌泱的,全跑到齐地安家落户。
      公元前656年,齐桓公率齐、宋、卫等八国组团伐楚。楚兵饿得两眼瓦蓝,无心恋战,楚成王只得在召陵与齐国媾和。
      此即史上著名的“召陵之盟”,齐国霸业由此一路开挂。

  •  
      买鹿制楚,成功得手,而对付暗中较劲的老邻居鲁国,管仲使用的也是老套路,换汤没换药。
      当时,鲁国的工艺技术非常先进,推出了一款质地上乘、名曰鲁缟的品牌绢布,一时间风靡全国。
      管仲首先建议老大齐桓公和众大臣做时尚达人,带头穿着用鲁缟做的衣裳,引领潮流。接着严禁本国织缟,所有布料必须从鲁国进口。
      禁令既出,鲁缟自然供不应求,价格飞涨。
      而鲁国百姓见织缟利润极大,于是全和楚人猎鹿一般,还种啥地养啥猪,织缟去吧。
      获知情报,管仲再下猛药,重奖鲁商:贩缟一千匹,奖金三百金;一万匹,三千金!
      这下好,跟传销似的,全国一盘棋,全民皆搞缟,鲁国彻底陷入了织缟的狂热之中。
      及至时机成熟,瞅准火候,管仲突然下令:停!
      全国严禁进口鲁缟,一根丝儿都不行,违令者立斩无赦。
      而此时,鲁缟大量积压,粮食极度匮乏;人们盯着堆积如山的缟布,却饿得饥肠辘辘肚皮瘪瘪。
      管仲又暗中遣人煽风点火,哄抬物价,制造恐慌…
      结果不消说,鲁国经济瞬间崩溃,不得不向齐国购粮。
      “买粮救命?好啊。”
      管仲笑嘻嘻道,“咱仁义,不干那见死不救的事儿。看在老邻居份上,一石一千钱。”
      而齐国粮价每石才十钱,差了足足100倍!
      短短两年,鲁、梁百姓有十分之六投奔了齐国。
      三年后,国君也乖乖拜码头,认齐桓公做了老大。
       鲁梁之人籴十百,齐粜十钱。二十四月,鲁梁之民归齐者十分之六;三年,鲁梁之君请服。(语出《管子·轻重戊》)

  •  
      管仲还曾狠狠整过衡山国一回。
      说,衡山国与齐国交恶,牛逼哄哄总爱装大。
      齐桓公就跟国相管仲合计,想教训一下这个不乖的小弟。
      “看我的。”
      管仲说,“要用新招,都算我欺负他。”
      衡山国尤善冶炼之术,出产兵器。管仲便派遣军火商,前往衡山国大量且高价收购兵器。
      燕国和代国与齐为邻,往日有过擦枪走火。
      听闻齐国购买军火,顿时慌了神,担心开战,也紧忙去衡山国进行抢购。
      三家这一抢,蝴蝶效应,动静闹大,就连秦国都大老远屁颠屁颠地赶来拼购。
      订单如雪花,天天数钱数到手抽筋,衡山国君自是乐出了大鼻涕泡,遂动员全国人民放下农业生产,大干快上搞兵器制造。
      与此同时,管仲又派得力干将隰(音:xí)朋四处收购粮食。
      本来,粮价为十五钱一石,但隰出手大方:五十钱一石,谁讲价我跟谁急!
      获知齐国粮食行情好上了天,天南海北各诸侯国的粮食贩子,当然也包括衡山国,全拉着一车车粮食呜呜泱泱往齐国跑。
      就这样,大约5个月后,几乎全天下的粮食都集中到了齐国。
      眼见多得再也堆不下,齐国突然在诸侯国联会上郑重宣布,与衡山国彻底断交,兵器也不要了。
      兵器不要,说明不打仗,也不用再备战了。其他国家二度“蝴蝶效应”,扇扇翅膀,扑棱棱全飞走了。
      修粜五月,即闭关不与衡山通使。燕、代、秦、赵即引其使而归。(语出《管子·轻重戊》)
      再看衡山国,漫山遍野全是炼钢炉,家家户户全是兵器,唯独没粮食。
      向其他友好国家求援,人家也是一摊手:地主家也没余粮,都在齐国堆着呢。
      管仲:来我家买吧。价格好商量,咱论粒算,一粒一钱。嫌贵?那就一粒十钱!
      衡山国终没能熬过这个冬天,宣告破产。
      饿得皮包骨头的衡山国君和全国百姓,集体投降齐国。
      而先前卖兵器赚的钱,以及卖不掉的兵器,一并上缴新老板齐桓公。
      管仲,真特么够狠,墙都不扶。

  •  
      管仲降服代国,依然没换花样。
      代国的奢侈品,是一种叫狐白的兽皮。所谓狐白,即狐狸腋下的那一撮白毛皮。
      颜师古注《汉书·匡衡传》:
      狐白,谓狐掖下之皮,其色纯白,集以为裘,轻柔难得,故贵也。
      正因为极其珍贵,极其难得,在管仲策划下,齐桓公遂命中大夫王师押着几车钱币前往代国,天价收购狐白。
      一定要瞅准,狐白将成,咱马上退单!而代人则在天价诱惑下,纷纷放下农业,成群结队进入深山去猎狐。
      一转眼,两年过去。
      结果,一张狐白没凑成,早便觊觎代国地盘的离枝国却打了过来。
      而齐大夫王师北则又拉着钱,溜溜达达回了国。
      没粮,没兵,全抓狐狸去了,这可咋整?
      代王欲哭无泪,只好率领全国人民自愿臣服齐国。
      一个烟|雾|弹,一来一回,一分钱没花,齐国就收降代国做了小弟。
      瞧瞧,多么熟悉的套路,毫无新意,却妥妥的一招鲜,吃遍天。
      那么,从实力强劲、大哥级别的楚国、鲁国,到跟班小弟级别的衡山国、代国等等,为何都会中招,吃管仲的亏?
      个中缘由,值得思考…
      2000多年前的把戏,山姆大叔玩的不也很香吗!


猜你喜欢